我的网站

世界上哪个山峰攀登难度最大呢,有什么纤巧的故事吗?

2022-01-09 14:22分类:资金会议 阅读:

抛开详明线路谈山峰难度的走为都是耍流氓→_→

不管是国表『金冰镐』奖的评选仍旧国内『中国户表金犀牛奖』的评选,这些顶级的户表走业奖项评选在评选攀登类奖项的时候都不会容易的依赖一座山去说他的攀登难度。

那么题目来了?说一座山峰很难,是说什么呢?是海拔吗?不,是线路!

回归到题目,咱们抛开山峰鉴定难度(有机会特意出一篇山峰难度的科普文章),可以或许聊聊山峰的死亡亡率和纤巧的山峰故事。下面俺们聊一聊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最致命的一座——安纳普尔娜的故事...

不是珠峰不是K2,它才是死亡亡率最高的8000+

它是ABC、ACT等线路上的远山,如梦如幻,不似凡间;却也是嗜血猛烈的恐怖杀手, 几乎每3人登顶就有1人死亡于山中。

它是户表人的“心头月”,绮丽而严酷。

它是14座8000米级高峰中最致命的老十——安纳普尔娜。

海拔8091米的安纳普尔娜(Annapurana),位于尼泊尔北部的喜马拉雅山中段,周边群山高耸,另有六七千米级高峰数十座。

安纳普尔娜周边共计7629平方公里的区域,被划为尼泊尔最大,也是最早钦慕区——安纳普尔娜钦慕区。图片来源:bookmundi.com

群峰周边,横亘着多条世界级徒步线路,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户表喜欢益者。其中,围绕安纳普尔娜峰的马蹄形线路——安纳普尔娜大环线(ACT)堪称榜首。

从海拔800米傍边的Pokhara,一步步上升到海拔5416的Thorong-lapass,变幻的山地风光,和劈脸而来的奇迹多元的人文气休交融,让人在这段200公里傍边的走程中,惊叹赓续。图片来源:groupon.com

ACT以表,还有安纳普尔娜钦慕区线路(Annapurna Sanctuary)/安纳普尔娜登山大本营线路(Annapurna Base Camp)等。

岂论从以上哪条线路上走过,屏风状的安纳普尔娜都会常常蓦然钻入人眼中,它以巍峨凌苛的姿态,赫然岳立于群山之中,成为徒步途中最壮丽的风景。

该地区徒步线路大多很是成熟,徒步者多多。图片来源:imnepal.com“带血”的奇丽

但,过度奇丽的东西,总有“险情”忠厚守候。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2014年10月中旬,一场蓦然袭来的超级暴风雪,造成起码43位该地区人员身亡(包括起码21位ACT徒步者),另有175人受伤,成尼泊尔最要紧的徒步事故。

2014年10月16日,当地军方正在营救Thorong La pass上的徒步者,营救行动随后因天气过度恶劣被迫结束。图/Nepalese army/AP

突如其来的暴雪——事故地点调集在ACT徒步环线最高点,一个叫Thorong La的地方附近, 这儿海拔5000米傍边。

积雪在12小时内达到1.8米,电力结束,别国信号、别国网络……大雪铺天盖地,满世界茫茫难辨。

风暴中的前走。图片来源:timesofisrael.com

不忍回首的记忆——据那时的又名冻伤幸存者Maya回忆:

This is the most easy trek, the most touristy one. We didn’t have much equipment, and we just dropped our bags and kept going through the storm,”(译注:这条路线不停很容易,很游客化,俺们并别国携带太多装备,风暴之下,俺们扔了背包挣扎前走)(新闻来源: http://theguardian.com)

高逆和风雪像两把利刃,切割着无助的被困者,哀剧随之而来,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隐匿在了齐肩深的大雪里。

喜马拉雅地区的雪,能大到这栽水平。图片来源:imnepal.com吃人的“丰收之神”

以成熟的徒步手腕,远不好看安纳普尔娜已然这样难测;登山则更是恶毒不祥。

2014年的这场雪灾中,大雪也随即诱发了该地区不休赓续的雪崩,安纳普尔娜西侧的一处登山营地,五位登山者连同帐篷,被埋于积雪之下。

安纳普尔娜,梵语里意为“丰收之神”,这个本来美益的寓意,却由于那些被高山吞噬的鲜活生命,而显得格表惊悚。以截至2012年3月数据计,累计有191人曾站在安纳普尔娜之巅,却有61人没能生还,其中52人遭灾在上攀途中,9人遭灾于下撤途中。图片来源:bookmundi.com

屡次而蓦然的雪崩,也正是安纳普尔娜峰最显然、最致命的特征之一;此地大多登山遭灾事故,均由此而首。

高度在全球14座8000米级高峰中只居第十的安纳普尔娜,由此以极高的登顶死亡亡率,为本身挣得了“带血的第一”。

2016年3月27日,一个月前发生在安娜普尔纳南侧Myagdi地区的雪崩仍未结束。图片来源:ekantipur.com

雪崩之表,安纳普尔娜峰的恶毒不祥,也离不开下面这些“帮恶”:

安纳普尔娜地区气候复杂多变,极寒和降雪几乎全年可期,旱季大风荼毒,雨季云雾弥漫。安纳普尔纳之巅。只有在4月底至5月末,或9到10月的换季期间,才困难有3至4次赓续2到5天的晴天气,可以或许进走登山行动。图片来源:rockandice.com屏风状的重大山体上,岩壁凹凸不安定,多技术攀登路段;且几乎一共线路都袒露于雪崩风险之中,尤其南壁,堪列8000米级攀登难度之最。安纳普尔娜南壁。分别于珠峰,这儿几乎别国通去顶端的“和洽路线”。图片来源:8000ers.com安纳普尔娜峰地处偏远,路途艰险复杂,后援抢救及意表援救,不如珠峰及其他高峰便捷。远看虽近,却要议定远程跋涉方能到达。图片来源:imnepal.com直面死亡亡的攀登

艰险之下,要从安纳普尔娜之巅全身而退,靠技巧和竭力,也靠天意和侥幸。纵然这样,属于勇者的攀登却从未止步……

第一座被登顶的8000米高峰——1950年,法国登山队在探求道拉吉里峰遇阻,将目的转向了离它不远的安纳普尔娜。

畴昔6月3日,队伍中的Maurice Herzog和Louis Lachenal成功无氧登顶(北壁路线),将人类的足迹首次留在了8000米之巅。

Herzog (右二) 和他的安纳普尔娜远征队友。1998年,他出版了一本关于此次远征的书籍《Annapurna》,成为史上最畅销的登山著作。最左是一块儿登顶的Lachenal。图片来源:telegraph.co.uk

他们攀登时所穿的皮革靴子并不雄厚,途中,举动向导的Lachenal觉出双脚已经徐徐冻到麻木,便问向Herzog,

——If I go back,what will you do?(译注:伪如俺决定撤回,你会怎么做?)—— I should go on by myself.(译注:俺会一小俺私家接连提高)(新闻来源:http://rockandice.com)

没得选择,高山向导的本能让Lachenal几乎偶然识地回答了一句:“ Then I’ll follow you。(译注:俺会平素跟你一首)” 。

安纳普尔娜结尾眷顾了他们,也给他们留下了永久的印记——两人落空了全盘的脚趾,而 Herzog由于下撤时丢了手套,也落空了全盘的手指。

Herzog,他在2012年以93岁高龄死亡。图片来源: france24.com

20年的沉寂之后——此后20年,多有尝试,却无人再能登顶。持久的暴雪和赓续的雪崩,成为横亘在通去极峰之路的重大屏障。

直到1970年,时年36岁的Chris Bonington率领英国登山队,首次从南壁路线登上极峰。

Bonington在攀登中。此后,他据此写下 一本著作《Annapurna South Face: The Classic Account of Survival》。图片来源:himalayanclub.org

这是一次艰苦优秀的远征。南壁直上变态凹凸,雪崩赓续,由11位队员和6位符切吻契适合作夏尔巴构成的探险队,在安纳普尔娜稳扎稳打,奋战了近两个月。5月27日,队伍中的Dougal Haston和Don Whillans肩负多看,成功登顶。

固然比第二支成功登上安纳普尔娜的队伍稍迟了几天,队员Ian Clough也在下撤中因雪崩祸害遭灾,他们对艰险途线的提战和攀登中的全面符切吻契适合作,却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登山人赓续开启新的尝试。

南壁线路不实足统计。图片来源:ipfs.io

十载生死亡圆梦——1992年,26岁的法国登山者Jean-Christophe Lafaille和同伴Pierre Beghin在南壁阿式攀登一条新路线。

到达海拔7400米处时,两人因恶劣天气被迫下撤,途中同伴意表滑坠,几乎带走了一共装备,留下 Lafaille孤身绝壁。祸害接踵而至,Lafaille本身因被落石击中而右臂骨折……

尽管失看中数次想过丢舍,Lafaille结尾仍旧行使一根20米长的绳子和帐篷地钉等浅易装备,于五天后, 成功依赖一条胳膊下撤至大本营。

那时,山下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亡了。

Lafaille。图片来源:francebleu.fr

这是一个传奇的自救故事,更有一个竣工的励志终局。

2002年,事隔十年之后,Lafaille重回安纳普尔娜,和顶级登山者Alberto Innurategi沿着超长的东山脊成功登顶,给本身的安纳普尔娜之走打上了一个无缺的句号。

“杀不死亡俺的,只会让俺更富强”。属于强者的提战,从来不会止息。

Jean-Christophe Lafaille,2002年,重回安纳普尔纳。图片来源:k2news.com

“瑞士机器”的28小时——2013年,瑞士机器Ueli Steck和两位同伴一首来到南壁,第三次尝试一条未被据有的线路。

10月8日和9日,Steck以28小时的极速从bc成功冲顶后返回,将属于他的传说留在了安纳普尔娜南壁。

红线为Steck此走或许路线. 图片来源:alpinist.com

启航前,Steck曾在博客中写道:

To walk through life in a comfortable way is still not my goal. This is why I want to try to climb Annapurna a third time. I would like to implement my dreams and visions into reality. Annapurna is one of them.(译注:安定度过此生并不是俺的目的,这也是俺为什么第三次尝试安纳普尔纳;俺想将俺一共的梦想都变成现实,安纳普尔纳攀登正是其中之一。)

而他结尾成功登顶的路线,正是1992年Lafaille未能竣工的那一条。

Steck在海拔6100米的安纳普尔纳营地吃早餐。几天后,来自法国的Yannick Graziani和Stephane Benoist也沿着这条线路成功登顶。图片来源:alpinist.com

目,Steck已逝,圆梦安纳普尔娜的Lafaille也结尾歇休于高山之中,尽管有挫败,有鲜血,一代代登山者的脚步却从未止息。

安纳普尔娜的艰险,也效率了很多属于强者的传说。

Steck和同伴在安纳普尔那南壁的营地。图片来源:alpinist.com

但,全下属于强者的极峰风光,也都需求艰苦超卓的竭力,甚至沉痛的生命代价。

正如美国登山者Ed Viesturs的一本攀登著作的名字所昭示的那样

——《Himalayan Quest: No Shortcuts to the Top》(译注:《喜马拉雅:极峰,别国捷径》)

注:感谢@陶瓷虾对本文写作的抢救。

郑重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十二读洛阳十四五:偃师、孟津两区与洛阳的大融相符

下一篇:杭州/上海20个适宜冬季团建益往处!珍藏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